龔與劍: 沒有「一國兩制」 只有「一信兩運」


前幾天收到一封信,讓我想起中國大陸跟台灣在寄信方面,有不同「命運」。在大陸寫信給別人,一般不會寫門牌號碼,在台灣則會寫門牌號碼。在我看來,中國大陸全盤的腐敗在於一黨獨裁,連小小的基層人員都知道怎麼靠工作撈取「外快」。我曾在大陸應聘郵政郵遞員,不過,做了一個禮拜不到就做不下去。聽說有郵遞員將一般平信當廢紙去賣,作為外快,我大開眼界,從此以後,我在中國大陸再也不敢發平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