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與劍:我們在海外吶喊掙扎

當年為平反六四寫大字報上街,被中共以反革命罪判勞教兩年。我也可算是六四當事人。我只想說,六四不是鐵板一塊,在當年說是全民運動不為過。而今,我認為應該分兩部份看,當局定調為反革命暴亂,但六四給我們很多反思,不應該抹殺。另方面,當年參加六四學生,三十年後,有人高升、有人隱退、有人逃亡、有人失去生命,只剩我們這些人在海外、在全世界苦苦吶喊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