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與劍:儘管深受不公平待遇,我還是願留台灣

很多人問我,在台灣三年多黑戶生涯是怎麼生存下來的?我是用旅遊身分,跳機留在台灣。事後才發現,台灣沒有難民法。要靠政府用“個案”方式,解決身分問題。三年多來,我沒有用“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方式,向台灣政府要過一分錢。也沒有想過要把台灣當跳板前往第三國。完全靠自己辛苦打工,解決吃住醫療問題。我喜歡台灣的人文環境,我願意留在台灣,告訴台灣人民,中國大陸底層人民的真實生活情況。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