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與劍:人無維漢地無東西 都是共黨受害者

在我還沒逃離中國大陸前,曾經在待售火車票的地方打工,發現中共對維族人有很大的戒心,維族人買車票除了跟漢族一樣實名制,還必須在另一本冊子詳細登記從那裡到那裡,並且必須在一小時內先通知他抵達車站的鐵路警察,說明該名維族人坐在那個車箱那個坐位。這是一般漢族人想像不到的。但是在公開的地方,卻看到維族人享有一些特殊待遇。製造維漢隔閡和衝突的是共產黨,每個人都是共產黨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