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瓦才仁:血寫的歷史可能會被中共墨寫的歷史所掩蓋

我在寫「血祭雪域」這本書時有很深的感觸,因為我找不到相關可以參考的資料,大部份還是靠口耳相傳。而這樣的故事在西藏人看來「這個大家都知道啊!幹嘛一定要把它記下來,誰都知道啊!這本來就是事實啊!這無可辯駁的啊!這都知道的事實啊!怎麼會還可以改的了?」其實是可以改的,所以我誰說:血寫的歷史可能會被中共墨寫的歷史所掩蓋!而且這種事情在歷史上很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