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惠容:治療集體創傷非常困難


我的專業生涯經驗,治療集體創傷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至目前為止,只有剛果共和國有一單成功的例子。曾經被稱為性侵害「世界之都」的剛果共和國,經歷了20多年內戰。受害婦女達數百萬。伊芙。恩斯勒和一批女權運動領袖,在剛果建立一個「歡喜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