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錫堦:非暴力抗爭最致命的傷害就是暴力介入

非暴力抗爭最怕的是暴力者的介入,暴力者潛進來,他假借非暴力之後,把非暴力破壞掉了,那這非暴力抗爭可能就會失敗,所以一定要很注意這件事情。一九二三年法國佔領德國的盧爾煤礦。第二個是挪威。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例子就是芬蘭,芬蘭對抗蘇聯的時候,有一位芬蘭將領,指使他的士兵滲透進非暴力抗爭的隊伍裡頭,他們伺機煽動、散佈一些不利的消息,讓民眾憤怒,所以就採取暴力了,結果失敗了。二零零八年台灣的民進黨發起反對陳雲林到台灣的群眾運動就發生暴力介入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