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錫堦:做正確的事比守法更珍貴

我受邀到香港去九次,為他們的政黨、社會運動團體、民間團體講解非暴力抗爭,也就是在雨傘運動之前。他們最大質疑是可以不遵守法律嗎?因為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抗爭本來就不合作,法律當然可以不遵守。大衛所羅一八四八年的時候他就講公民不合作。小冊子強調,做正確的事比守法更珍貴。後來非暴力抗爭把它訂為很重要的標準、很高的標準,就是不要一定遵守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