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惠娟:達瓦才仁和他的父親 (3)

#達賴喇嘛 #槍桿子出政權 #和平非暴力

盧惠娟:你做到了達賴喇嘛的翻譯、藏人行政中央駐台代表,父親有以你為傲嗎?那怕是些許的?達瓦才仁絕斷地說,「沒有!父親認為達賴喇嘛想到的是一切眾生,沒有任何差別地為眾生服務,我的兒子是因為對自己民族的愛、對殺害自己民族者的恨,因為世俗的愛恨情仇,想保護自己家人、同胞,去傷害、攻擊敵對的人,這是動物或一般人的本能。所以父親認為,我雖然跟達賴喇嘛『站在一起』,但兩個人的想法和起心動念完全是兩回事。」

達瓦才仁說,他年輕時受共產黨洗腦,認為「槍桿子出政權」,對敵人就要像「秋風掃落葉」,像嚴冬嚴酷,可能因此在父親心裡留下很深記憶。即便他為了復仇流亡近三十年,從對境外藏人推動「和平非暴力」感到迷惘?樂不思蜀?莫名其妙?到潛移默化成為這樣實踐的一部份,他早已不是以前的他,但父親沒有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