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惠娟:我要紀錄藏人生命的吶喊

多年來一直困擾大家的一個問題是,在保衛拉薩的戰鬥中,到底犧牲了多少藏人?死人不會說話。但是有倖存者。保衛色拉寺的藏人,有第二代,第三代。他們像是在接力賽,一棒接一棒傳下去。60年前保衛西藏到底犧牲了多少人,至今無法統計。但是今天只要有一個藏人自焚,全世界都知道。漢人畫家為自焚的每一個藏人都畫下黑白永恆的相。我是一個紀錄者,我的小小心願就是記錄下藏人生命的吶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