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惠娟:不同史觀就有不同的結論

藏人行政中央的目標就是要恢復西藏的自由。西藏人民的歷史教訓,今日香港的遭遇,都讓台灣人民看到中共事不會履行它許下的承諾。中共對待少數民族就是中國文化那一套:「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所以不同的史觀,必然有不同的結論。你們心目中的英雄,可能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屠夫劊子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