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惠娟:「金瓶」只是張漂亮的桌布

#達賴喇嘛 #宗教儀軌 #歷史定制

美國總統川普2020年12月27日簽署「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涉及達賴喇嘛接班人的問題。當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答覆日本共同社記者提問「中國如何選定達賴的繼任和轉世?」時指出,「活佛轉世是藏傳佛教特有的傳承方式,有固定的宗教儀軌和歷史定制。中國政府實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頒布有《宗教事務條例》和《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管理辦法》,尊重和保護藏傳佛教這一傳承方式。達賴喇嘛活佛轉世系統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十四世達賴喇嘛本人就是按照宗教儀軌和歷史定制尋訪認定,報請當時的中央政府批准繼位的。因此,包括達賴喇嘛在內的活佛轉世,都應該繼續遵守國家法律、法規,遵循宗教儀軌、歷史定制。」根據中共藏事著作,「金瓶掣籤」是《章程29條》的第一條,規定新達賴的產生要得到清廷的批准,這反映清帝國在藏主權。劉漢城教授用清廷原始官方資料揭露恰恰相反!清廷的「金瓶掣籤」條文和執行記錄矛盾百出、諸多掩飾,重複明證清帝國在藏沒有主權,一貫阿Q行為。清廷於1793年前後提出「用掣籤認定新達賴的辦法」,之後第一次需要認定新達賴是在1808年左右認定9世達賴。即便完全相信《章程29條》的說法,清帝國也顯然沒有「委任」或「認可」達賴或實質影響誰當達賴的實權,因為初選靈童全由藏方的「四大護法」執行,最終誰當呼畢勒罕全由抽籤決定。清帝國的參與僅僅是「送一個供抽籤用的金瓶」, 駐藏大臣會「暨」西藏其他高層僧人參與掣籤典禮。劉教授分析,根據清廷的公文,清帝國對認定新達賴的掣籤參與只在1822年至1858年的36年期間最多執行過3次。自1858年至今160年來藏人都沒再用掣籤選新達賴。打比方,中國政府遠在160年前的36年間有參與掣籤,而英帝殖民地政府近在21年前的152年間持續實質建設香港;如果今天中共有權要求掣籤和參與,那是否英國和日本只要夠軍力就可以合理「收回」香港和臺灣?即便中共在停頓160年之後,應被容許重拾清帝國失去的「權力」,這權力也只是邀請他口中的「達賴集團」用北京政權贈送的「金瓶」掣籤。劉教授比喻,就像「某乙」看到「甲家」不用桌布,而自認吃晚飯時鋪上桌布較好,就送了張桌布給「甲家」,之後「甲家」吃晚飯時也偶然鋪上這張桌布。於是「某乙」就宣稱:「甲家歸我控制,所以遵照我的規定用桌布;他們有晚飯吃全靠我那張桌布」。這「某乙」顯然是個不懷好意的神經質阿Q。
雪域出版社免費提供聽眾下載劉漢城教授 《西藏自古以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份》簡體中文版電子書,下載網址https://reurl.cc/lR11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