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露:荷蘭網友跟我共克時堅

最後的大陸生活。從2014年1月到2017年6月,我在江蘇寶應老家生活了三年多,2014年暑期門口裝了7*24小時的監控攝像頭,從此我的人生自由完全喪失,去哪裡都在秘密員警的監控之下,手機被時刻衛星定位。3年來國內局面每況愈下,有位荷蘭網上女友跟我共克時堅,我準備去荷蘭找她,申請荷蘭政府的政治庇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