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露:紀念林昭活動令我失去教職

由於紀念林昭活動,我不能再教書,只能修校史,正好給我好好看書機會。我受到湯因比的《歷史研究》影響甚深,我看完世界史之後又回到中國史。黑格爾的《歷史哲學》提到,中國沒有歷史而是王朝循環的歷史,黑格爾認為歷史分為神學、社會、反省的歷史,黑格爾的文字力量、思辨令我視野大開。我也看袁偉的《帝國落日:晚清大變局》、以及余英時《現代儒學論》。我把斯塔夫里阿諾斯《全球通史》看4次,不再用傳統斯大林的五段論定位中國歷史,在我眼裡五段論就是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