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露:我為香港人擔憂,為大陸人的愚昧悲哀

在東方專制思想的土地上,從來沒有出現過香港這樣大規模,這麼長的對抗中共專制政權抗爭運動。跟八九六四運動遙相呼應。主體都是學生,不同的是北京當年多數是大學生,香港是更年輕的中學生。他們面對的是同一個人類歷史上最殘忍的極權政府。我為香港人捏一把冷汗,為大陸人的愚昧感到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