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露:中共用我的前妻來制服我

前妻和我切割對我打擊很大。我在第二次紀念林昭後,蘇州工業園區國保跑去學校找她、找她的領導做我的思想工作,這就如同我殺人你槍斃我前妻?這不是連坐嗎?因為我所在蘇州中學一夜成名成為「革命根據地」,全國各地民運都想到林昭墓而與我聯繫,最後我就被學校掃地出門。返回老家母親始終支持我。三年時間除了在哥哥公司賣電腦之外就是看書。開始了我人生真正的讀書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