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紅被迫互控 大陸生如何撐港?

在台北近期舉行的「一國兩制」研討會上,陸生李家寶問:陸生在台灣撕毀連儂牆的風氣,對台灣的自由空氣已產生嚴重影響。我們陸生如何為香港去做一點什麼?

港生何泳彤答:其實我自己變的有點同情,因為不只牆內,就算到牆外來,還是要受中國言論自由箝制。問到能幫助什麼?首先,最基本的,我覺得跟香港學生說一個「加油」,這象徵意義蠻大的。可是如果真的要說實際上的支持,可能真的會令中國學生承擔風險。比如說在牆內去跟一些不太知道狀況,或是只看央視的人,去說到底香港在發生什麼事。我們現在也是抱持著能說服一個就一個的態度。我們知道在洗腦教育裡,到處都是「小粉紅」,可是我們也不相信每一個都是無可救藥的小粉紅,可以影響多少個就影響多少個。其實,這不只對香港好,也是對中國國內好。如果中國多一點會獨立思考、多一點會真的為「國家」著想,而不是只為「黨」著想的中國人,我相信,這也是對中國未來非常好的一步。(攝影:龔與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