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海明:學習香港人 不做「木乃伊」

理論探討很重要,這也是駁斥中國的胡說八道。但是,對解決現實問題沒有任何幫助。這就是「秀才」與流氓惡霸理論,覺得理直氣壯,卻解決不了任何的現實問題。充其量也只是博得廉價的同情,甚至是「鱷魚的眼淚」。
西藏證明自己曾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中國號稱西藏自古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個問題可以討論一萬年,可惜的是到時候西藏已經是一個歷史名詞了。我是學歷史學的,但是我對博物館裏的古董沒有興趣。我關心的是現實的生命和正義的存在。
在台灣,中國的國民黨還存在,還在背後發揮著巨大的影響。台灣的轉型正義只是打「空彈」,讓人聽個響而已。國民黨對台灣人民血債纍纍,至今逍遙法外,而且沒有任何懺悔,依然覺得殺人有理,因為台灣的中國的,他們殺台灣人是為維護國家的統一。這與中國共產黨在西藏、新疆、南蒙古殺人是一個道理和邏輯—「中國邏輯」。
令人失望的是,參與這次會議籌備的人圓還有中國國民黨黨員。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國民黨是「雙胞胎」,卵生兄弟。他們都拼命維護統一,維持中華帝國的殖民體系。所以,對我們追求自由與解放的被壓迫人民來說,中國共產黨是「惡眼狼」,中國國民黨是「笑面虎」,區別僅此而已。
俗話說:弱國無外交。我們失去自由的被奴役的民族,更主要的不是理論,而是團結奮鬥。正像今天香港人民所做的一樣。這是我們不走進歷史博物館里做「木乃伊」的唯一途徑,也是我們生存的唯一出路。
(2019年10月19日在台北「中國民族問題與一國兩制架構」國際研討會視訊發言)